劉 焉。 刘焉(东汉末年益州牧、汉末群雄之一)_百度百科

【古文觀止】明 劉基:尚節亭記

劉 焉

-劉焉篇- 公元一八四年,東漢爆發黃巾起義,過往玩過光榮三國志系列的只知道這些黃巾之亂活躍於中原地區,實際遠在帝國邊陲的益州,同樣爆發黃巾起義,與中原地區互相呼應,當時益州刺史被殺,四川陷入無政府狀態,除了黃巾一眾外,巴郡人張脩也在漢中一帶創立五斗光道,聚眾獨立。 過往益州一向是富庶、土地肥沃地區,發生這種民變令當時在中央擔任侍中的益州人董扶感到擔憂,與他相善的漢景帝之子魯恭王劉余的後裔劉焉,曾經向他透露欲往交州任官,避開朝廷紛亂,董扶乘機騙他益州有甚麼天子之氣,令他改自薦往益州任牧。 中央任官不少益州人追隨劉焉入益州,然而黃巾之亂令劉焉等人只能停留在益州外圍觀望,所幸蜀郡人賈龍聚集勇士擊殺黃巾首領,在缺乏首領下黃巾一眾散去,賈龍迎接劉焉入益州,劉焉也封賈龍為校尉。 劉焉因董扶之言開始發他的天子夢,益州對於他來說就像今天那些持外國護照的離地中產一樣,我在這地方只是搵著數搵完便會走,在賺夠之前這裡都不能夠亂,讓我繼續苛索下去,益州本土居民就你死你賤。 首先他大肆提拔那些非益州人吳懿、吳班等人擔任要職,收編逃難入川的流民為自己的親兵,就是三國中薄有名氣的「東州兵」。 劉焉隨意找些罪名屠殺益州的士紳大族,任用外地人掌握權力核心,而投靠劉焉的益州人都是以出賣本地人利益上位,這令到很多益州本土派感不滿。 這時董卓遷都往長安,為了增加政府財政收入,命令劉焉入貢,只是劉焉暗中命令被自己收編的張脩、張魯在漢中燒毀棧道,以道路危險的理由拒絕入貢。 這令董卓感到不滿,暗中施計削弱劉焉的勢力,避免腹背受敵,他策反了平定黃巾英雄賈龍起兵反劉焉,雖然賈龍最終戰敗身亡,但也激起了益州本土派和外州殖民派的對立。 之前提到董卓這個人,雖然史官已經將董卓這個人寫臭,但鑑於中國官方歷史向來是勝利者「主觀」創作,這裡不得不花少許篇幅為他平反,從他數千人入洛陽城,固佈疑陣令袁紹等人誤判他有數萬部眾及策反賈龍兩件事來看,董卓這個人或其智囊團隊是有一定質素。 至於史書記載他放縱軍隊搶掠洛陽城及後來為了解決政府入不敷支,以減輕五株錢重量來濫發貨幣,後來劉備攻入成都放縱荊州兵將所有庫存搶套一空,甚至令農地也想沒收分封給自己部下,在整個劉備團隊只有一個人站出來講人話,勸劉備如果應該為益州人做點好事,這個人是趙雲。 諸葛亮都曾經做過一樣的事,就是濫發貨幣減輕錢的重量,諸葛亮比董卓更離譜,諸葛亮發行的貨幣是比原來五株錢輕三十分之一,可以和今天的三文魚薄切互相輝影,其發行貨幣之劣質冠三國第一,但後世人對於二人評價是差天拱地,証明雙重標準向來是華夏文化之一。 劉焉的不臣之心越發明顯,荊州牧劉表上表中央彈劾劉焉的不軌行為,劉焉的三個兒子還留在長安,中央派最小的兒子劉璋入川勸劉焉收斂點,劉焉將劉璋留在身邊,也沒理會中央的意旨。 後來董卓被弒,李傕、郭汜等人又驅逐呂布殺王允「奉國家以正天下」。 李傕、郭汜等人就像漫畫《火鳳燎原》般不懂治國之道,長安一帶民不聊生,另外亦獻帝甚不敬,令皇室對他們大感不滿。 當時仍留在長安的劉焉長子劉範與城中的保皇派策劃勤王,一方號召馬騰、韓遂牽制李傕等人,另外劉焉則派一軍由益州進入長安,保皇派則乘機在城中作內應,劉焉接到兒子的書信,派孫肇率五千東州兵入長安。 從孫肇出長安一事,可以看出其實後來魏延提出率五千人偏師出關中是有實際理據的。 表面上勤王派形勢大好,只是勤王派忽略李傕陣營中擁有會公子獻頭的賈詡,雙方在長平觀激戰,馬騰為李傕所敗,劉範戰死,在長安城當內應的劉焉二子劉誕被處決,痛失兩子又錯失挾天子令諸侯的劉焉從此心灰意冷,喪失鬥志,將首府由綿竹遷往成都不久病死,希望捍衛本土利益的益州派代表擁立仁厚、賢德的劉璋繼任州牧,希望借他的仁厚令益州人爭取更大利益。 -劉璋篇- 劉璋繼位初期可說是多災多難,早前說過荊州劉表曾經上書彈劾過劉焉,曾經在多年前已派出間諜劉闔安插在劉焉身邊,劉焉死後覺得時機成熟,策反了甘寧、沈彌、婁發等將領叛亂,另外漢中張魯也殺掉張脩宣佈脫離劉璋控制,瞬間劉璋陷入兩面夾擊的情況。 所幸得巴蜀人趙韙率眾平定甘寧之亂,另外曾經有恩於劉焉的龐羲則守巴西抵禦張魯。 過往那些外來流民組成的東州兵,因為仗著是劉焉親兵,每個人都變成益州的特權階級,反而本地人的福利都必須先輸送給這些殖民派,趙韙擁立劉璋原本是想借他來壓抑一下這班外來人口的氣焰,誰知道劉璋實在太仁厚,東州兵根本就不理這個沒權威的二代目,令趙韙把心一橫,乾脆連結益州本土派及荊州劉表,推翻劉璋這些外來政權,建立一個真正的本土派政權。 直至公元200年,趙韙部署完畢向劉璋發動攻勢,劉璋不敵退入成都死守,由於東州兵向來稱呼人多得罪人少,假如本土派得勢一定會遭到清算,所以拚死與益州軍激戰,雙方對峙近一年,後來因為益州派內部分裂,趙韙被同路人抽刀,李異、龐樂率餘眾向劉璋投降。 韙將龐樂、李異反殺韙軍,斬韙。 《三國志劉璋傳》 因為這些益州派叛亂,令劉璋覺得既然自己是外來人到這地方落地生根,好應該融入這邊的社會,擁抱益州文化,他提拔了張任、黃權、張松、王累、嚴顏等益州人進入權力核心,大大改善了益州人在社會上的福利及待遇,所以在劉備入蜀期間,很多益州人都願意為劉璋效忠,相反過往那些外來殖民派法正、孟達等人則被排出權力核心。 所以後來吳懿、法正、李嚴這些人都輕易投敵,因為他們向來都是搵食派,對於益州沒有任何歸屬感。 雖然內部穩定了,但對外部張魯的戰爭輸多贏少,那些東州兵仍掌握不少權力,導致劉璋想向曹操靠攏,不過因為使節張松並不喜歡曹操,反而建議拉攏劉備。 劉璋、劉備同盟成立,在劉備與孫權因荊州問題發生第一次爭執時,劉璋甚至命孟達率數千人帶備大量物資往江陵協防抵御孫權。 往後劉備入蜀,終於露出本來面目與劉璋爭戰,經歷兩年戰爭,劉璋被困成都,但因為劉璋向來仁厚,城內軍民都願意與劉備殊死一戰,但劉璋認為「父子在州二十餘年,無恩德以加百姓。 百姓攻戰三年,肌膏草野者,以璋故也,何心能安!」,逐向劉備投降。 劉備入城後縱軍隊大掠,搶錢搶糧搶女人,也將庫存的所有黃金、白銀、絲絨賜予部下,原本想強搶田地分封各部,但趙雲反對而作罷,從此益州除了東州人外,荊州人及劉備北方舊部全部變成特權階級,一下子多了十數萬不事生產的權貴,也經過劉備的縱掠導致益州走向衰落,過往益州經濟「人吏富貴」、「蜀土富貴、時俗奢侈」,在劉璋管理的下益州根據龐統所言「益州富庶,戶口百萬。 」証明這段時間雖然遇上少許暴亂,但劉璋仍然維持到益州的局勢。 對比起後來劉備或諸葛亮主政的年代「蜀國疲憊」,最少劉璋願意以德待人,尊重本地人意願。 庫房空了,劉備苦無錢財可用,遂聽從劉巴建議,發行新的貨幣,其面額比過往貨幣面值大二十倍,而成都所有商人所販賣的貨品都不能因貨幣面值增大而加價,否則全處以極刑,其實這種手法已經和搶奪沒有分別,很快地劉備軍的庫房充足了,只是很多平民破產,在往後劉備、劉禪的年代,益州人仍然起義不斷,爭取他們的權益。 PS:早前有一本書《芳蘭生門:關羽非死不可》中透露關羽之死後蜀國部份人有關連陰謀,個人見解劉備入蜀靠的是荊州子弟兵,他們的家庭祖宗都在荊州,所以後來征東吳奪回荊州,奪回自己的故鄉差不多是所有人共識,除了趙雲反對及益州派沒意見外,劉備或孔明玩政治不會拿自己數萬骨幹來玩,所以關羽之死不存在甚麼功高蓋主尾大不掉的原因。

次の

劉焉 (益州牧)

劉 焉

更新: 2008-12-18 8:02 AM 標籤: tags: 古人植卉木 1 而有取義 2 焉者,豈徒為玩好而已。 故蘭取其芳,諼 音:宣 草 3 取其忘憂,蓮取其出汙而不染。 不特卉木也,佩以玉,環以象 4 ,坐右 5 之器以敧 音:七 6 ;或以之比德而自勵,或以之懲志 7 而自警,進德修業,於是乎有裨 8 焉。 會稽黃中立,好植竹,取其節也,故為亭竹間,而名之曰「尚節之亭」,以為讀書遊藝之所,澹乎無營乎外之心也。 予觀而喜之。 夫竹之為物,柔體而虛中,婉婉 9 焉而不為風雨摧折者,以其有節也。 至於涉寒暑,蒙霜雪,而柯 10 不改,葉不易,色蒼蒼 11 而不變,有似乎臨大節而不可奪之君子。 信乎有諸中,形於外,為能踐其形也。 然則以節言竹,復何以尚之 12 哉! 世衰道微,能以節立身者鮮矣。 中立抱材未用,而早以節立志,是誠有大過人者,吾又安得不喜之哉! 夫節之時義 13 ,大《易》備矣 14 ,無庸外而求也。 草木之節,實枝葉之所生,氣之所聚,筋脈所湊 15。 故得其中和 16 ,則暢茂條達,而為美植 17 ;反之,則為樠 音:蠻 18 、為液 19 、為癭 音:影 20 腫、為樛 音:糾 21 屈,而以害其生矣。 是故春夏秋冬之分至,謂之節 22 ;節者,陰陽寒暑轉移之機 23 也。 人道有變,其節乃見;節也者,人之所難處也,於是乎有中焉 24。 故讓國,大節也,在泰伯 25 則是,在季子 26 則非;守死 27 ,大節也,在子思 28 則宜,在魯子 29 則過。 必有義焉,不可膠 30 也。 擇之不精,處之不當,則不為暢茂條達,而為樠、液、癭腫、樛屈矣。 不亦遠哉? 傳 31 曰:「行前定則不困 32。 」平居而講 33 之,他日處之裕如也。 2.取義:取用其意義。 3.諼草:萱草。 4.象:象牙。 5.坐右:座位右邊。 6.敧:攲器;盛酒的器具,虛則傾斜,滿則翻覆,適量則中止。 7.懲志:懲戒心志。 8.裨:助益。 9.婉婉:柔和的樣子。 10.柯:枝條。 11.蒼蒼:深青色。 12.以節言竹,復何以尚之:還有什麼比志節更適合形容竹子。 13.時義:時代意義。 14.大易備矣:易經的解釋已很完備。 15.湊:聚和。 16.中和:適中調和。 17.美植:美好的植物。 18.樠:植物名。 一種樹木,樹心似松。 比喻材質疏鬆。 19.液:脂汁滲出。 20.癭:樹木上突起的贅瘤。 21.樛:糾結、纏繞。 22.節:節令。 23.機:時機;關鍵。 24.中焉:適中與否。 25.泰伯:周太王長子,有弟仲雍﹑季歷。 泰伯知太王欲立季歷,以傳其子昌,遂與仲雍奔荊蠻,以讓季歷。 26.季子:春秋吳王壽夢的第四子。 壽夢見其賢而欲立為王,不受。 27.守死:遵守死者的遺命。 28.子思:孔子弟子原憲。 29.魯子:春秋魯國國君,名息姑,為魯惠公長庶子。 在位十一年,後為公子翬 音:灰 所弒,諡隱,故稱為「魯隱公」。 孔子作春秋,即自魯隱公元年始。 30.膠:拘泥不知變通。 31.傳:禮記、中庸。 32.講:研究。 33.困:困惑。 34.茍然:隨隨便便就如此。 【作者簡介】 劉基(1311—1375年),字伯溫,諡文成,明青田縣人。 他以輔佐朱元璋完成帝業、開創明朝並使盡力保持國家的安定,因而馳名天下,被後人比作為諸葛亮。 朱元璋多次稱劉基為:「吾之子房也。 」 劉基是中國歷史上一位著名的政治家、思想家和文學家。 他在政治、軍事、天文、地理、文學等方面有很深的造詣。 明史本傳稱他的文章,氣昌而奇,與宋濂並為一代的宗匠。 作品有:《郁離子》、《覆瓿集》等書, 文集為《誠意伯集》。 此外,民間亦有多部與劉伯溫有關的小說。 當中,有說他經常微服出巡,體察民情。 亦有說他很會占卜,並著有《燒餅歌》,向朱元璋暗示大明日後所發生的事,甚至明亡之後數百年的事。 dajiyuan. com.

次の

報劉一丈書_原文、翻譯及賞析_宗臣詩詞_讀古詩詞網

劉 焉

劉焉,字 君郎,人也,後。 少任州郡,以宗室拜中郎,後以師祝公喪去官。 焉居陽城山,積學教授,舉賢良方正,辟司徒府,歷令、刺史、、、。 時靈帝政化衰缺,四方起,國家多亂。 乃諫曰:「刺史太守貨賂為官,割剝百姓,以致離叛。 可選清名重臣為牧伯,鎮安方夏。 」議罷,私謂曰:「京師將亂,益州分野有天子氣。 」於是意更在益州。 適益州刺史橫徵暴斂,民怨沸騰,乃領益州牧,封陽城侯。 帝從之諫,於是任用親重,治理四方。 然任臣既出,則朝廷之命不盡受也,命令不行,則朝廷衰而諸侯起也。 焉亦鎮守益州,內除賊寇,安定百姓。 後鹽寇橫行,焉以寇阻,斷絕朝廷。 雖未稱帝,亦割據一方矣。 後當權,貪淫殘暴,天下共誅之,焉自守不出。 太守因起兵伐焉,敗亡。 是時群雄並起,天下大亂,生靈塗炭。 無家之難民,數以萬計,湧入益州,焉盡收為兵,號為「東州兵」。 ,焉造車千餘,欲稱帝。 時焉子在朝,焉詐病召之。 又三年,子、欲取長安不成,殺之。 是年大火,於是遷州治。 焉急火攻心,發背瘡,卒。 子璋繼其位,後世並稱「蜀二牧」。 據 [ ]•

次の